李斯安的车平稳行驶在高楼林立的道路中央,晚高峰的拥堵和夏日的炙烤,令人疲惫不堪,车内却仿佛不用开冷气也能凭空感到寒意一般。

    李泽昭坐在副驾驶,注视他哥的侧脸。李斯安看上去很平静,甚至没有一点表情,只有修长的食指在有节奏的轻点方向盘。他知道,这是他哥心情不好时才有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眼镜之下那双总是冷淡的眼睛,从不肯分一些视线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回来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。”李斯安在等绿灯时说,眼睛紧盯着前方,一眼都不看坐在副驾驶位的李泽昭。

    “提前说了我还能回来吗?”李泽昭笑问。

    绿灯了,李斯安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,”李斯安说,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家呆的时间长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难过啊,哥哥,一回来就要赶我走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可怜,脸上挂着笑,开玩笑似的,可寒意却在眼睛里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赶你,只是给了你一条最好走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条路上没有哥哥,”李泽昭说,“没有家人。”他突觉一切都黯淡无趣。

    李斯安的车平稳行驶在高楼林立的道路中央,晚高峰的拥堵和夏日的炙烤,令人疲惫不堪,车内却仿佛不用开冷气也能凭空感到寒意一般。

    李泽昭坐在副驾驶,注视他哥的侧脸。李斯安看上去很平静,甚至没有一点表情,只有修长的食指在有节奏的轻点方向盘。他知道,这是他哥心情不好时才有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眼镜之下那双总是冷淡的眼睛,从不肯分一些视线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回来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。”李斯安在等绿灯时说,眼睛紧盯着前方,一眼都不看坐在副驾驶位的李泽昭。

    “提前说了我还能回来吗?”李泽昭笑问。

    绿灯了,李斯安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,”李斯安说,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家呆的时间长一些。”